首页 文坛艺苑 涟水河畔

春夜随笔

2019-04-10 17:35 娄底新闻网 罗洁

昨夜繁星满天,温和的春风那么一吹,点点星光熠熠生辉,你一闪我一闪,玩得不亦乐乎。像是感应到了星星的喜悦,狗吠声此起彼伏地应和着,混杂着小孩的哭闹声、大人的训斥声、电视机的喧闹声, 乡村的夜显得那么妙不可言。

而今晚凉风一吹,星星也畏冷似地躲进了云层,没有星星点缀的夜空显得那么空旷那么寂寥,唯有清瘦的月亮孤独地悬挂在一旁。许是缺了星星的陪伴,连村里的狗都不吠了,家家户户也甚是安静,乡村骤然变得宁静,只听得见树叶被风吹得哗哗作响。

沿着马路一路慢走消食,影子被昏黄的路灯拉得老长,一时玩心大发,追着母亲的影子一通乱踩,一边说着:妈,你的影子被我踩了,你再也长不高了,哈哈哈……母亲一脸宠溺地任我玩闹,不经意间瞥见母亲头上有几根白发任性地钻了出来,路灯下白发显得格外刺眼,我突然意识到母亲正在慢慢老去,这个事实让我怅然若失如鲠在喉。就如同外婆一般,陪伴着我长大,明亮了我的整个童年,可外婆却终究还是消失在我的生命里,只剩记忆温暖我往后的岁月。          

记得小时候一到春天,天气一暖和,外婆总会带着我在门前的坪里纳凉,那时家里没有手电筒、没有电视机、更没有手机,外婆为省钱也舍不得点一根蜡烛,星星和月亮就是我们的灯,外婆总是轻轻地搂着我,轻声地讲着她们那个年代的故事,一大一小的影子紧紧地依偎在一起,那时的夜是那么地宁静而美好。

散步归来,路灯悠悠地照着门前的水泥坪,我却隐隐约约看到坪里好似坐着俩个人,哦!怕是外婆和小时的我吧?顾不得等母亲,我急步快走,奔向水泥坪,却只看到一块空荡荡的水泥坪,原来那只不过是在风中摇曳的树枝投下的影子罢了。我伸手想抓住些什么,却只有无情的凉风悄然吹过我的手指。我长高长大了,童年却乘着风离我越来越远了,而外婆也一同消逝在风里。

今夜的凉风吹跑了夜空的星星,吹散了乡村的喧闹,吹下了树上为数不多的枯枝败叶,也吹走了外婆和小时的我投在月光下的影子,却怎么也吹不走我对外婆的思念,记忆在心里生了根,枝繁叶茂,永不凋零。

责任编辑:谭洲伟